刘畊宏在直播中使用《本草纲目》作为背景音乐会有版权问题吗?

通联网络是国内著名的虚拟主机和域名注册提供商。独创的第6代虚拟主机管理系统,拥有在线数据恢复、Isapi自定义,木马查杀等30余项功能.千M硬件防火墙,为您保驾护航!双线虚拟主机确保南北畅通无阻!

刘畊宏在直播中使用《本草纲目》作为背景音乐会有版权问题吗?

2022年5月17日 企业邮局 0

最近,在全网都是“刘耕宏女孩”的时候,刘畊宏男孩也开始卷了。近日开屏新闻发布了一位体育老师倒立跳本草纲目的视频,并喊话@刘畊宏,“压力现在给到了刘教练……”

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,勤奋的刘教练就来批作业了,他回复开屏新闻:我……太难了。

这段时间,刘畊宏夫妇“魔性”的健身操出现了“人传人”现象,高原战士、消防员、学生、周边的朋友、同事纷纷化身刘畊宏男孩\女孩,每天跟着一起运动再运动、瘦身再瘦身!

有人分享跟跳瘦下来的喜悦,但也有一些人因此受了伤。一些平时没有运动习惯的女孩,跳完之后没有做好拉伸,第二天双腿酸胀,行走困难;还有女孩因运动过激致黄体破裂住院……

因为这一波刘畊宏火得太猛,以至于让周杰伦16年前的《本草纲目》登上了某音乐平台飙升榜的榜首,划重点,一般只有新歌才会登上这个榜单。

同时,刘畊宏自己演唱的《彩虹天堂》也登上了飙升榜的第6,这首歌同样是16年前的旧作。

当然,刘畊宏能够迅速火出圈,直播间的背景音乐也有一定的功劳,直播间的歌曲是周杰伦的《本草纲目》,这个歌曲节奏很有活力,够嗨。

这时候,有不少网友产生了一些疑惑,刘畊宏在直播间用了周杰伦的歌曲,来作为背景音乐是否侵权了呢?刘畊宏使用《本草纲目》有没有给周杰伦支付版权费了呢?

这时候,有不少网友产生了一些疑惑:刘畊宏在直播间用了周杰伦的歌曲作为背景音乐,是否侵权了呢?

我国关于版权有相关规定:在没有特殊约定的情况下,音乐著作权归属于创作音乐作品的作者;作品一经创作完成,其著作权即自动受到保护。

任何歌手、艺人和个人,如果没有原创词曲作者的许可,就对音乐进行使用或者播放的话,并且其行为不构成著作权法中的合理使用的话,就很有可能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利益。

例如,在直播过程中,主播会收到观众的礼物和打赏,而这种以营利为目的使用,如果事先没有获得授权,那就属于侵权了。此前, 就有花椒直播因为主播表演的曲目未获作者授权,被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告上法庭并进行索赔。

对此,也有网友在直播间向刘畊宏询问过歌曲版权的问题,他也明确表示已经获得周杰伦的授权,甚至还开玩笑说要把周杰伦的歌全部都跳一遍。对此,杰迷们表示十分期待了。

小编在此提醒大家,刘畊宏跳毽子操是有拿到歌曲版权的,这并不代表任何人可以无条件去使用,尤其是网红和商家,在创作视频及直播过程中,如果需要使用他人的音乐,保险起见,一定要事先取得版权人的授权。

最后也提醒各大平台的“刘畊宏”们:除了不侵犯其他人的知识产权外,自己的合理权益也要加以保护。

以刘畊宏为例:人越红,其名字就越值钱。所以名字的保护是第一位的,建议将刘畊宏、毽子操等名字商标提前注册,注册类别可以将健身行业+互联网类别结合,保护可能涉及到的领域,方便日后业务拓展,防止擦边球。

通过商标局官网查询,发现随着刘畊宏热度增加,4月21日,“刘畊宏”被福安某科技公司申请商标,注册类别为28类(健身器械、器材等),所以也提醒广大博主,千万不要忽视了商标保护。

其次,刘畊宏自创的毽子操是创意的集中体现,创作的视频也可以申请版权,尤其是表演权。成功登记版权后,可以获得作品著作权登记证书,方便举证和创意保护,而且还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版权收入,互联网时代,版权已经成为“无限复制的超级货币”。

例如全球最赚钱的歌曲《HAPPY BIRTHDAY》,据华纳统计,这首歌依然带来了每天5000美元,每年200万美元的版税收入,总价值高达5000万美元,知识产权的价值不可限量。

因认为papitube推广机构在其制作的短视频中擅自使用的配乐侵权,某文化公司将春雨听雷公司及自由自在公司诉至法院,索赔25万余元。

8月30日,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判令春雨听雷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7000元。

据企业工商信息显示,视频博主papi酱(姜逸磊)为自由自在公司股东,持股30%,而春雨听雷公司则为自由自在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

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认为,通过互联网发表的作品,作者署非真名的,主张权利的当事人能够证明该署名与作者之间存在真实对应关系的,可以推定其为作者。此案中,法院对于“Lullatone组合”为涉案作品作者、享有著作权予以确认。

此案中的视频证据属于视听资料,此类证据具有独特的展现形式,无论证据形成的地点,在播放过程中均具有很高的还原再现属性,结合客观情况,法院认为视频足以体现Shawn James Seymour为作曲者和表演者。基于Shawn James Seymour为表演者的身份,其当然知晓录音制作者的身份。结合Shawn James Seymour为Lullatone公司CEO及其展示了音序器中的音轨文件的事实,法院确认Lullatone公司为录音制作者。

依照授权书及公证认证文件,法院认定音未公司获得了涉案音乐作品的录音制作者权,其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内以自己名义提起诉讼。

春雨听雷公司在庭审中认可其制作了涉案视频并将其上传至“酷燃视频”及新浪微博上,故认定其制作的短视频配乐未经授权使用了涉案音乐。

法院认为,春雨听雷公司为“企业邮箱的实际使用人。音未公司仅以ICP/IP地址/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显示“”的主办单位为自由自在公司,便主张其为“papitube”的经营管理者,证据不足,法院不予采信。

此外,法院认为,音未公司在2019年3月赴日本的公证认证及差旅食宿费用并非获得授权的支出,应属于为了获得证据补强而进行的维权支出,该项支出并不合理,法院对该项支出,不予支持。对于北京音未公司主张的其他取证费、律师费等维权开支,法院酌情支持其合理开支3000元。

2019年8月30日,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,春雨听雷公司赔偿音未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7000元,驳回音未公司其他诉讼请求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